甘州区:“三变”改革 活了农业乐了农民

发布时间:2018-05-30 13:05:22

甘州区:“三变”改革 活了农业乐了农民

  (西部商报首席记者 唐学仁)5月26日中午,在张掖甘州区党寨镇下寨村,忙碌了一上午的村民们在村文化广场上享受着安详的时光,他们身后的新型村庄里处处散发着生机与活力。

  水费、医疗费、养老保险费不用自己掏腰包,逢年过节有福利拿,孩子上大学有奖金,60岁以上老人每天有免费鲜奶喝,还发放生活补助,用村民们的话说,“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好日子,现在真的就过上了。”这是以农村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的“三变”改革给下寨村村民生活带来的真实变化。

  一方面着力祁连山生态修复,一方面打造农村三变改革。近两年,张掖市以整治生态为契机,在强村富民上做文章,把“三变”改革与资源利用、项目建设、经营主体培育等有机结合,不仅壮大了村集体经济,也切切实实让村民享受到了改革的红利。

  初夏,一场小雨过后,50多岁的下寨村村民郝生坐在村文化广场悠闲地吸着香烟。

  “以前从没想过,我们在村里还能当股东、当工人!”郝生说,他之前一直在外面漂泊打工,自从2012年村上入股建起奶牛专业合作社,自己入股10万元,不但每年有18%左右的分红,他还在合作社上班,加上分红,每年收入近八万元,比以前翻了一番,“老伴在家带孙子,我下班后还能帮着干些家务”。

  如今,在下寨村,像郝生一样,85%的村民都是合作社的“股东”。这几年村里不仅有了产业链,水泥路通到了家门口、文化广场也修起来了,学校、幼儿园、高标准农田……”说起下寨村的新变化,郝生滔滔不绝。

  蒋吉福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,2011年,他放弃百万年薪,毅然当起了下寨村的村党支部书记。“2011年,正直甘州区农村新修小康住宅楼的高峰期,村里大部分农户都住进了小康楼,但出现了一个新问题,村民上楼了,没人搞养殖了,农户除过外出打工就指望种几亩制种玉米过日子。”蒋吉福介绍。

  经过反复研究琢磨,蒋吉福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:引导村民入股建奶牛专业合作社,带领大家发家致富奔小康。

  “农户将承包土地经营权入股到合作社、企业或其他经济组织,改变了主要通过土地流转发展规模经营的方式,对规模经营主体而言,按照农户持有股份向其分配收益,而不需要支付土地租金;对入股农户而言,通过入股,从过去的工人变成了股权拥有者,增强了农民的集体意识、合作意识、市场意识,提高了农民组织化程度。”蒋吉福说,仅仅下寨村几大专业合作社带动全村经济纯收入就达1000万元,2017年全村人均纯收入达2万元,高于甘州区全区水平。

  拿土地和闲置资金入股,跟着企业搞现代农业经营,如今在张掖市临泽县部分农村,已不再是新鲜事。

  张掖市临泽县倪家营镇南台村是典型的农业村,土地破碎、发展传统农业空间小,村级集体经济空心化……这些都是曾经绕不过去的窘境。

  要想农业强、农民富、农村美,南台村“三农”工作只能改革创新,关键是要激活土地资源、生态资源、政策资源、劳动力资源等各种发展要素。既要普适性,又要增强发展内生动力,如何让南台村农村经济由封闭变为开放,让这个源头活水真正活起来?

  南台村地处张掖丹霞入口处,这是一个发展旅游的好契机。此前,南台村在七彩丹霞景区西入口处,有集体用地820亩一直处于荒芜。随着七彩丹霞景区的快速发展,南台村将820亩集体用地以入股的形式,投入到张掖丹霞文化旅游公司。“仅是这一项入股,村集体每年从中分红37.6万元。利用这笔钱,南台村不仅替全村村民缴纳了新型合作医疗保险,每年还为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发放500元的生活补助。”南台村党支部书记武明摆着指头说,“三变”正是利用农村闲置资源,激发农村发展活力、破解农业产业发展融资难的关键一招。

  不仅如此,南台村还将张肃公路以南的2300亩土地入股临泽县丹霞农民土地专业合作社,发展了500亩休闲采摘园、400亩丹霞花海和1400亩其他经济作物。

  村民变股东,但村民并不是坐下来“吃闲饭”。村民薛兴福原来是一名长途班车司机,年收入约10万元。“三变”改革后,他将家里的土地入股,并在梨园新村开办了一家600多平方米的客栈。2016年营业至今,每年收益达25万元左右。

  “三变”改革,使南台村的闲置资源得到利用,分散资金得以整合,收入渠道来源不断拓宽,乡村自治体系更加完善,群众从旁观者变成了旅游产业的参与者和经营者。全村440户村民中,有286户参与旅游业发展,379户参与经营主体入股分红。2017年,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4082元,高出临泽县平均水平2000多元。

  这是张掖市实施“三变”后带来的巨大变化,也是当地农村改革发展的一个缩影。在南台村的示范带动下,张掖市临泽县确定“一区八村”试点,探索出“‘三变’+戈壁农业”“‘三变’+特色产业”“‘三变’+乡村旅游”等6种改革模式和9个试点项目,盘活了各类资源,让民众尽享改革红利。通过“三变”搭建的股权平台,把贫困群众与经营主体有机连接起来,放大贫困群众狭隘的生产空间、生存空间和发展空间。